通口一叶

编辑:裨益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2-16 13:08:31
编辑 锁定
日本女小说家。生于东京一下级官吏家庭,父亲在晚年弃官经商,破产后患病死去。从此担负一家3口人的生计。由于辛劳过度和贫病交加,她从事文学创作还不到5年就患病去世。明治时期的女作家通口一叶因患肺结核于1896年(明治二十九年)11月23日离开人世。
中文名
通口一叶
国    籍
日本
民    族
大和民族
出生地
东京都山梨县
出生日期
1872年(明治五年)5月2日
逝世日期
1896年(明治二十九年)11月23日
职    业
作家
主要成就
撰写书籍
代表作品
青梅竹马》《行云》《经文几案》《蝉蜕》《浊流》《十三夜

通口一叶文学作品

编辑
她生于1872年(明治五年)5月2日,不满25岁就走完了她短暂的一生。在这短短的时间里,通口一叶饱尝了作为女人和作家的艰辛,使人不能不为她的过早凋零而感到遗憾。 在不到25年的岁月中,她决定当作
通口一叶 通口一叶
家是在1891年(明治二十四年)她19岁的时候。她拜《朝日新闻》的文艺记者半井桃水为师,开始从事创作。1892年(明治二十五年)3月她20岁时,经半井桃水的推荐,在同人杂志《武藏野》创刊号上发表了小说《暗樱》。半井桃水不仅在文学创作上,而且在生活方面都是一叶的好朋友,终生帮助了一叶。但《暗樱》无论从文体还是内容方面来说都是脱离现实的一般性作品。一叶在这个期间,虽然接二连三地发表了几个短篇,但还没有形成她独自的风格。 1893年(明治二十六年)通口一叶21岁时开始与《文学界》杂志的同人结识、交流,而且同年在《文学界》杂志上发表了《下雪天》、《琴声》两篇作品。 1894年(明治二十七年)她22岁,这以后她的作品主要刊登在《文学界》上。她在《文学界》年轻而崭新的环境中,文风逐渐发生了变化,写出《花洞》、《暗夜》等。同年12月还写出了《大年夜》(《文学界》24号)。普遍认为在她21篇作品中,《大年夜》、《浊流》、《十三夜》、《岔路》、《青梅竹马》为最优秀的作品。《大年夜》在当时博得了大作家们的高度评价。
通口一叶 通口一叶
1895年(明治二十八年)23岁时,她一面在《文学界》上连载她的代表作《青梅竹马》、一面着手写《行云》、《经文几案》、《蝉蜕》、《浊流》、《十三夜》等,并陆续发表于各种刊物上。《青梅竹马》共连载14回,最 后一回是1896年(明治二十九年)初发表在《文学界》37号上。24岁是她生命的最后一年,《末紫上篇》以未完成的命运发表在《新文坛》杂志上。此后通口一叶的病情越来越重,但她并没有停止写作。除了《清醒草》、《咎由自取》等小说外,还发表了散文、诗歌等。《清醒草》得到了明治时代的文豪森欧外的高度赞扬。同年9月9日,经森欧外介绍,请来青山某医师会诊,医生诊断病情危重,希望不大。果然,两个多月后通口一叶便离开了人世。
她的著名小说还有《大年夜》(1894)、《行云》(1895)、《岔路》(1896)等,这些作品大多是揭露社会黑暗,描写下层社会贫苦人们的灾难,特别是被侮辱与被损害的妓女的悲惨命运,作者对她笔下的人物充满着深切的同情。

通口一叶生平简介

编辑
通口一叶(1872-1896)生于东京都,父亲本是山梨县农民,为摆脱阶级制度的桎梏,弃乡上京。终于在明治新政府成立前,拥有士族(武士)身份。新政府成立后,一叶的父亲已升任为政府下级官吏。
一叶从小喜爱读书,但因为受到母亲反对,十一岁时,小学四年级的她只得无奈退学。后在家靠阅读常祖父和父亲的藏书自修,父亲看不过去,于是送她进私塾“荻之舍”,学习和歌、书法和古典日文。
通口一叶 通口一叶
然而好景不长,先是长兄因病过世,二哥和全家断绝了关系;继而父亲经商失败后负债累累,气恼交加,一病而 逝;未婚夫的变心毁约,更使这个原本就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如此情形下,一叶勇敢地扛起了生活的重担,为维持生计,她先后做过洗衣、缝补等诸多杂工。但即使这样,依然无法解决家人的温饱。
正当一叶为生计发愁而寝食难安时,同窗女友在报上发表了一篇小说,稿费相当于小学校长一个月的薪水。这件事给了一叶很大启发,她灵机一动,决定以笔养家。1891年,十九岁的通口一叶经人介绍,成为《朝日新闻》的记者。
同时,她投入旧派大众作家半井桃水门下,开始学习小说的写作技巧。翌年模仿日本现代著名小说家幸田伴露笔风写成处女作《埋木》,于浪漫主义文学刊物《文学界》发表。其后,她又在同杂志相继发表了《雪天》、《琴声》、《暗夜》等短篇小说,一举登上文坛。
随着与半井的交往加深,两人日久生情,谈起了恋爱。但人言可畏,这段师生恋受到“荻之舍”中大家闺秀们的冷嘲热讽,她只好和半井断绝往来。失去半井的帮忙,一叶的生活变得更加困苦。
通口一叶 通口一叶
1893年,她一度中止写作,搬到贫民区,开了一间杂货铺。然而因为资金不足及经营不善,不久就倒闭。九个月的时间里,一叶对下层民众的困苦有了更为深切的体会,贫民窟的体验,成为一叶创作的重要转折点。此前,她在小说中始终无法摆脱当时女作家特有的脂粉气,辞藻华丽,缺乏内涵。但在贫民窟认识那些一旦长大必须卖身的女孩后,一叶对她们的命运产生了深切同情,文体随之发生剧烈变化——浓妆艳抹的冗词赘句消失了,剩下的,是简洁有力的肺腑之言。
二十二岁,一叶重新搬回故居,以“市井作家”的身份再度登上文坛。为了糊口,她抛弃一切女人应用的矜持;为了借钱,她周旋在不同身份的男人之间,曲意谀谄,使得过去的同窗姊妹对她无不鄙视唾弃。
1894年12月到1896年1月,是通口一叶创作生涯的巅峰,后世文学评论者称之为“一叶的奇迹十四月”。在短短的时间内,一叶写出了《大年夜》、《浊流》、《青梅竹马》、《岔路》和《十三夜》等一系列珠玑之作,顿时轰动文坛。
通口一叶的代表作是《青梅竹马》和《十三夜》。《青梅竹马》以东京下町的大音寺为舞台,以妓女15岁的妹妹 登美利的幼年生活为中心,描写她周围一群孩子受混浊社会环境的残害和腐蚀,预示着他们长大成人后的悲惨命运。一叶细腻的笔锋,将青春期少男少女的感伤哀愁挥洒得淋漓尽致。《十三夜》由十三个不同的梦组成。一叶借助梦境隐喻现实,暗示明治时代——日本社会从封建主义转向资本主义的重要过渡中,日本女性渴望身心自由却又不得不受社会及家庭甚至自身的三重压抑。她在作品中感叹道:“这是女性的悲剧,还是时代的悲剧?”
通口一叶 通口一叶
青梅竹马》等作品一经发表,在当时即受到极高的评价。尽管通口一叶在撰写这些作品时,多少顾忌到当时的文坛环境,某些作品刻意迎合男人的嗜好,但今日我们重读,仍可从中感受到女主角的悲愁、抑郁、曲忍和顺服。
长年困苦生活和过早凋谢的爱情使得一叶身心交瘁,1896年11月23日午后,结核病无情地夺去她年轻的生命,死时年仅二十四岁。她是明治新时代妇女社会角色变化的先驱者,因此成为日本纸币史上的第一位女性肖像人物。有着“明治紫式部”之称的女作家,宛如永不凋谢的昙花,留下令人萦怀难忘的文学芳香。

通口一叶人物评价

编辑
只要回顾一下她的作家足迹,就可以发现,在她不足25年的短暂生涯中,19岁才开始创作,而她的那些至今不仅在国内,而且在国外都吸引了许多读者,具有文学生命力的代表作都是在她23岁至24岁时创作的,也就是在1894年12月到1896年1月的短短14个月的时间内,这不能不说是奇迹般的壮举。就是放下其他一切事务,把14个月的时间全部用于写作也是十分不易的事情。然而她根本不具备专心写作的条件和环境。由于家境贫困,她只读到小学五年就不得不退学,从此失去接受正规教育的机会,不得不学习缝纫。15岁时通口一叶加入诗人中岛歌子创办的诗歌创作组织“荻舍”,学习诗歌、古典文学和书画,为她的文学休养打下了基础。
通口一叶 通口一叶
在她17岁时,父亲因家业败落,不久去世。应继承父业的哥哥也患有肺结核,比父亲死得还早,二哥已成家分居,姐姐也已出嫁。刚刚17岁的一叶成了户主,担负期照顾母亲和妹妹的生活重担,并开始替故去的父亲还债。1 9岁时,她在东京本乡租了一间房,与母亲和妹妹三人一起住,靠她做裁缝和拆洗和服面料来维持生活。洗面料完全用手工,和凉水打交道,活儿很艰辛。工作之余,她抽出时间从事小说创作。
22岁的夏天,她从朋友处借了一笔钱,加上卖家具和衣服的钱,搬到离烟花巷吉原”不太远的贫民街,因为那里的房租比较便宜。因为稿费收入微薄,不够生活费的支出,她不得不开了个杂货铺谋生。她让母亲站柜台,自己出去采购,同时还要写作,况且写作比生意还重要。这种经营不可能兴隆,生活越来越贫困,债务也越来越多。
通口一叶23岁时完成了小说《大年夜》,并刊登在《文学界》上。就在她在文坛的名声日渐提高时,还不得不为生活费到处借款。她曾向一个熟悉的风水先生借款,他说如果委身于他,做他的妾,便可以得到每月的生活费,遭到一叶的拒绝。
这种羞辱使她受到难以消除的心理伤害。这种与她在文坛的盛名相反的穷苦日子和沦落境地,更使一叶深省人生,她决心战胜伤感,勇敢地面对现实与之战斗,并把这种观点渗透于创作中去。她以高洁的抒情性笔法,将现实中在不讲人道的封建意识下女性难于医治的悲哀和无处发泄的愤怒凝结在作品中。只因为身为女人就要承受生活的艰难,这并非只是通口一叶一人如此,也不是通口一叶生活的时代独有,更不是只是日本才有。她的作品之所以能够引起共鸣、具有普遍的价值正是源自与此。
通口一叶 通口一叶
通口一叶在24年短暂的生涯中,一边与贫困进行斗争,一边从事写作。除了小说以为,还留下许多散文和4000首 诗歌,以及自15岁开始精心写下的日记四十多卷。通口一叶并不是天才,但是她和她的文学成为日本文学史上真正的奇迹。日本04年版的钞票也首次出现了女性形象:通口一叶。一位只活了29年却对日本文学有重要影响的女作家,不知道是不是钞票历史上最短寿命的人物呢?
她说:我是为了抚慰世间女性们的病苦和失望而降生到这个世上的……换一个人说这句话,就显得张狂,自比为神使;但是她有资格说,因为她笔下的文字,和她24年的短暂生命。

通口一叶同时代的作家

编辑
明治时代的女作家并非只有一叶一人。相反明治时代还出现过所谓“闺秀文学时代”的时期。从1889年到19世纪90年代,很多女作家的名字在文坛上热闹了一番。明治二十年代初,以田边花圃、中岛湘烟、木村曙。若松贱子为开头,稍后是大冢楠绪子、田泽稻舟、北田薄水、小金井喜美子、濑沼夏叶等作家和翻译家辈出,出现了从数量上看仅次于平安王朝的女性文学时代。她们的共同点是出身于富裕家庭,接受过女子高等师范学校或女子高等学校、教会女子学校等当时人们视为最时髦的高等教育,因而她们也是最时髦的女性。她们大多是对男女平等思想、女权主义等有些觉悟的女性们。她们的作品,虽然多数是以在陋习和旧道德的矛盾纠葛中走向毁灭的恋爱悲剧为主题,但故事结构流于一般化,流露出伤感请调而缺乏写实功力,与现实矛盾对抗的思想很弱。她们虽然在日本近代文学史上留有名字,但她们的作品不具有长久的文学生命力。在众多的女作家中,能与优秀的男性作家匹敌的惟有通口一叶一人。

通口一叶作品分析

编辑
一叶不同于明治“闺秀文学时代”的女作家们,她没有受过高等教育,生活贫困,连职业也没有,即使在文坛成名后也未能摆脱贫困。这一切使她善于用冷静的目光正视自我,正视现实。通过观察社会和自己的人生,她终于发现,不论你的地位和处境如何,只要你是女人,那就不可避免地要受到某钟束缚而不能自拔。

通口一叶《大年夜》

《大年夜》的主人公阿峰是位温顺、正直而规矩的少女。就是这样没有任何缺点的好姑娘,最后也被逼无奈不得不去偷窃。《十三夜》的阿关嫁入显贵人家,当了名阔太太,被人们一致认为过着令人羡慕的幸福生活。但实质 却相反,由于丈夫的粗鲁野蛮,肉体和心灵均受到践踏和创伤,一度决心离婚,但一想到父母和孩子,又回到地狱般的夫妻生活中。另外,还有《岔路》中由于贫困而去当姨太太的姑娘阿京。《青梅竹马》中由于漂亮而被卖到妓院的美登利。《浊流》中沦落到最后被杀害的富有魅力的奔放的女性阿力。以及那些虽然表面上过着幸福的夫妻生活,却热衷于婚外恋,陷入情网的少妇们等等。一叶通过这些生动的人物形象的刻画,控诉了女性无论是顺从还是反抗怎么也不行的生存困境。从中人们不难看到,无论处于什么时代,在由男人和女人构成的人类社会中,由于生为女人而产生的性和生存的悲哀。男女平等和女权思想的光芒不知何时才能照到女人宿命的深渊的最深处。一叶的文学作品预见了那一天的到来只能是遥远的未来。凡事优秀的文学作品均有预见性,她所预见的并不是光明的未来,而是迂回曲折的,需延续相当一个时期黯淡的未来。点缀人生的悲哀和黑暗,这也是人间的真实写照。正因如此她的文学才能够继续生存下来。

通口一叶《浊流》

浊流》的女主人公阿力的祖父是一个正直的知识分子,因为写了被认为是“对世无益处的书”,被衙门撤职,气得绝食自杀。父亲是个技术熟练的工匠,但“为人高傲,不会应酬”,在阿力还幼小的时候就离开了人间。生活虽然把阿力磨练成为倔强刚烈的人物,但旧世界的浊流还是吞噬了她。
青梅竹马》以妓女的小妹妹登美利的幼年生活为中心,描写她周围一群孩子受混浊社会环境的残害和腐蚀,预示着他们长大成人后的悲惨命运。
15岁的美登利是东京下町的大音寺一带“孩子中的女王”,她的姐姐是吉原花街最有名气的妓女,她们一家都住在一个叫大黑屋的一等妓楼的别院里。她的同学、龙华寺方丈的儿子本信如也是15岁,同在育英学校读书,两人暗生情愫。但是信如的朋友长吉和另一条街上的孩子发生争斗,得罪了美登利。一个雨天,信如在经过大黑屋门前时踩断了木屐换给了信如。那块像是“一片美两广的红叶”般的绸条,连同美登利的哀被遗序幕在泥地里。
后来,美登利来了初潮,“有了大姑娘的风度”。在一个下霜的早晨,她拣到了一朵纸水仙花,很可能就是信如毛进大黑屋别院里。美登利日后无意中听说信如就在第二天穿上法衣离开寺院出门求学去。而她自己,最终也会像姐姐那样堕入青楼,成为吉原花街无数个风尘女子中的一员。

通口一叶《青梅竹马》

通口一叶的《青梅竹马》描写风姿卓越的女裁缝穿着雪驮走过花街大门,艺人们清早的琴声,夏夜祭典上长串的灯笼,系着华丽腰带、踩着红色高底木屐的少女,依靠女人的姿色生存、毫无地位的花街男人……《青梅竹马》里的第三个孩子,所以故事变成他爱着她、她却爱着他、然而他谁都不爱。两个人的惆怅加上第三 个人,于是更深了一层。在吉原花街那种连殉情都带着表演味道的地方,这三个孩子的爱情显得多么微不足道,灌入耳中的是妓院的乐声,映入眼帘的是华丽的和服;浓烈繁华的花街,素淡脆弱的爱情,在一片花团锦簇的吉原那些少年男女的感情最终就那样消逝了,如同被混杂着黑铁浆的河水冲淡,被古琴三弦的乐曲覆盖,被妓女们摆在门前的华贵被褥夺去光彩。
虚伪的奢华和酸涩的爱情在某一时空又悄悄交错在一起,没有悲伤号哭和生死相许,每个人只有隐忍的冲动和暗自许下的誓言,读者掩卷而四顾,心中茫然惴惴不安。余华说“她的《青梅竹马》是我读到的最优美的爱情篇章,她深入人心的叙述有着阳光的温暖和夜晚的凉爽。”
即便是阳光,也只是稍微晕染指尖的那点点温暖;夜晚的凉爽却是沁入内里,洗掉污垢留下清冷的月光,人心也变的寂寞。“在一个下霜的寒冷的早晨,不知什么人把一朵纸水仙花丢进大黑屋剧院的格子门里。虽然猜不出是谁丢的,但美登利却怀着不胜依恋的心情把它插在错花格子上的小花瓶里,独自欣赏它那寂寞而清秀的姿态。日后她无意中听说:在她拾花的第二天,信如为了求学穿上了法衣,离开寺院出门去了。”没有结局的结局和不知能否兑现的诺言,随着时间渐渐化为空虚的白色剪影,印在读者的记忆里,虽然越来越淡,却不会消失。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词条标签:
作家 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