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亚伟(著名诗人)

编辑:裨益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1-25 01:56:46
编辑 锁定
李亚伟为一人名,同名者有著名诗人李亚伟,李亚伟1982年开始创作诗歌。1984年与万夏等人创立了“莽汉”诗歌流派。成名作有《中文系》等,诗作被编入《后朦胧诗全集》(1993)
快速导航
名人微博
中文名
李亚伟
出生地
重庆市酉阳县
出生日期
1963
职    业
著名诗人

李亚伟简介

编辑
1984年与万夏,胡冬,马松,二毛,胡钰,蔡利华等人创立了“莽汉”诗歌流派。诗作收入《后朦胧诗全集》(1993)1983年毕业于南充师范学院中文系(今西华师范大学文学院)。[1] 
20岁时写出代表性作品《中文系》,在诗界较有影响。为第三代人诗歌的发起者和代表人物之一。
1993年下海经商,常年往返于北京和成都间。
2000年创办成都五谷田餐饮文化有限公司,在重庆和成都开设有数家“香积厨”酒楼连锁店。现身份为酒楼老板、“共和(香港)出版有限公司”总编辑。
主要作品:《中文系》《 少年与光头》《 异乡的女子》《 风中的美人》《 酒中的窗户》《 秋天的红颜》。
李亚伟油画肖像(程小蓓画) 李亚伟油画肖像(程小蓓画)

李亚伟嘉宾评说李亚伟获奖

编辑
黄礼孩(诗人)
李亚伟在我看来,基本上就是这几个人得奖了;比如李师江,就很符合我的预期。李亚伟作为诗人,声名已经很大,把年度诗人一项颁给他是意料中事,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本次提名诗人的还有雷平阳陈先发等人,这二人作为诗歌“中间代”,诗写得都非常棒。谢有顺也谈到东荡子,认为他的才气足够了,但是诗名还不够,还需时间。
黄金明(诗人)
李亚伟得奖是实至名归的。我认为他拿中国任何一个奖都不过分。这些年来,在主流话语里,对他的诗评价一直不太公正,也许有时候大家谈“莽汉诗歌”免不了谈到他,但并没有对他关注过。这届“华语文学传媒盛典”的口号是“反抗遮蔽”,我认为发掘出李亚伟,就是对主流文学话语起到了一个纠正的作用。我以前在不少重要的诗歌选本和诗刊上读到过李亚伟的诗歌,正如他《豪猪的诗篇》这名字一样,他的风格粗砺而尖锐。有人认为他的诗比较俗,但我感觉他的诗非常有张力,也很鲜明。他还善于把古典嫁接到当下中来,对古典进行重新书写。像昨天马莉朗读的《苏东坡和他的朋友们》就是一个典型。十几年前,我在读李亚伟的诗的时候,就感觉到他的诗对中文系的传统教育是一种颠覆,他的诗有冲击力,体现了一种异端美学,像“文章比表妹漂亮”这样的句子,让人过目难忘,总令人感觉到一种意外的美。我虽然不认识李亚伟,与他的诗风也不同,但我很佩服他。在某种程度上,华语传媒奖把奖授予他,是对主流话语的一种反抗,维护了诗歌的尊严。从这个奖可以看出来,“华语传媒文学盛典”注意的作家诗人都很有实力,但又跟主流的评价并不完全一样,能够注意到一些重要、但又被忽略的作家诗人,对他们重新关注。从这个意义上,“华语文学传媒盛典”具有独特和独立的品格。
世宾(诗人)
当下的诗歌有很多不同的发展方向,李亚伟肯定是其中一个极。文学现日益开放,评价标准已处在一个边缘的状态,虽然我的写作方向可能跟他不一样,但我认为,李亚伟的确呈现了一个丰富、真实的状态,他坚持写作相当久,面目也较清晰。前面几届得奖诗人,如多多、于坚等,同样因为他们长时间的写作,呈现出来的面目已经得到了一种肯定。[2] 

李亚伟豪猪的诗篇

编辑
李亚伟诗歌带来的愉快,不是指那种放弃“精神攀登”的轻松感,不是指那种廉价的生活幽默,更不
豪猪的诗篇 豪猪的诗篇
是指那种在诗歌中用几个具有欢快效果的语词。
东北、在云南、在陕西的山里做一个小诗人,每当初冬时分,看着漫天雪花纷飞而下,在我推开黑暗中的窗户、眺望他乡和来世时,还能听到人世中最寂寞处的轻轻响动。
如果非要给当代汉语诗一项“源头性”的桂冠,李亚伟当是一时之选……几千年形成的汉语传统被他撕裂、蹂躏,又用小心翼翼的爱去梦见——这种才华与生俱来,毋须觉醒。
——张小波
李亚伟诗歌带来的愉快,不是指那种放弃精神攀登的轻松感,不是指那种廉价的生活幽默;更不是指那种在诗歌中用几个具有欢快效果的语词。而是指一个诗人在相对完好的天性中的诗性言说。语言之于李亚伟,不是他作为一个“知识分子”进行学习和思考的结果,而是一种天赋的才能,是他健康天性的存在方式。
——李震
就像金斯堡之于“跨掉的一代”一样,真正能体现第三代人诗歌运动的流浪、冒险、叛逆精神与实践的,无疑是“莽汉”诗派,尤其是李亚伟本人,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李亚伟都可以称为源头性的诗人,直接启迪了“后口语”的伊沙和“下半身”的沈浩波等人。
——李少君
在当代诗人里,李亚伟也许是最注重历史与地理的诗人。纵深的历史感觉使他能够轻视当代同行,轻视单一观点,他愿意从不同的角度叙事,不透露文学抱负,仅仅简单地重复刻划走投无路的感觉就能加强诗歌的复杂性,他用巧妙的评论在诗句中轻轻一笔带过就嘲讽了当代同行的功利之心。
——张万新
从李亚伟的诗中,我感受到所谓的“男人”特质有这样几个方面:一是野,二是粗。野体现在我行我素,天马行空,粗体现想爱就爱,随心所欲。我以为“男人”在这里不是一种性别的记号,而是一种权力的记号,因为每个男人骨子里都有做“王”的企图。而王者的天下是打拼出来的,打拼总是从肇事开始。
——李德武

李亚伟李亚伟诗选

编辑
《中文系》《 少年与光头》《 异乡的女子》《 风中的美人》《 酒中的窗户》《 秋天的红颜》
中文系
——李亚伟
中文系是一条撒满钓饵的大河
浅滩边,一个教授和一群讲师正在撒网
网住的鱼儿
上岸就当助教,然后
当屈原的秘书,当李白的随从
当儿童们的故事大王,然后,再去撒网
有时,一个树桩般的老太婆
来到河埠头——鲁迅的洗手处
搅起些早已沉滞的肥皂泡
让孩子们吃下。一个老头
在讲桌上爆炒野草的时候
放些失效的味精
这些要吃透《野草》的人
把鲁迅存进银行,吃他的利息
在河的上游,孔子仍在垂钓
一些教授用成绺的胡须当钓线
以孔子的名义放排钩钓无数的人
当钟声敲响教室的阶梯
阶梯和窗格荡起夕阳的水波
一尾戴眼镜的小鱼还在独自咬钩
当一个大诗人率领一伙小诗人在古代写诗
写王维写过的那块石头
一些蠢鲫鱼或一条傻白鲢
就可能在期末渔汛的尾声
挨一记考试的耳光飞跌出门外
老师说过要做伟人
就得吃伟人的剩饭背诵伟人的咳嗽
亚伟想做伟人
想和古代的伟人一起干
他每天咳着各种各样的声音从图书馆
回到寝室。
一年级的学生,那些
小金鱼小鲫鱼还不太到图书馆
茶馆酒楼去吃细菌,常停泊在教室或
老乡的身边,有时在黑桃Q的桌下
快活地穿梭
诗人胡玉是个老油子
就是溜冰不太在行,于是
常常踏着自己的长发溜进
女生密集的场所用鳃
唱一首关于晚风吹了澎湖湾的歌
更多的时间是和亚伟
在酒馆里的石缝吐各种气泡
二十四岁的敖歌已经
二十四年都没写诗了
可他本身就是一首诗
常在五公尺外爱一个姑娘
由于没记住韩愈是中国人还是苏联人
敖歌悲壮地降了一级,他想外逃
但他害怕爬上香港的海滩会立即
被警察抓去考古汉语
万夏每天起床后的问题是
继续吃饭还是永远不再吃了
和女朋友卖完旧衣服后
脑袋常吱吱地发出喝酒的信号
他的水龙头身材里拍击着
黄河愤怒的波涛,拐弯处挂着
寻人启事和他的画夹
大伙的拜把兄弟小绵阳
花一个月读完半页书后去食堂
打饭也打炊哥
最后他却被蒋学模主编的那枚深水炸弹
击出浅水区
现已不知饿死在哪个遥远的车站
中文系就是这么的
学生们白天朝拜古人和黑板
晚上就朝拜银幕活着很容易地
就到街上去凤求凰兮
中文系的姑娘一般只跟本系男孩厮混
来不及和外系娃儿说话
这显示了中文系自食其力的能力
亚伟在露水上爱过的那医专
的桃金娘被历史系的瘦猴赊去了很久
最后也还回来了亚伟
是进攻医专的元勋他拒绝谈判
医专的姑娘就有被全歼的可能医专
就有光荣地成为中文系的夫人学校的可能
诗人老杨老是打算
和刚认识的姑娘结婚,老是
以鲨鱼的面孔游上赌饭票的牌桌
这根恶棍与四个食堂的炊哥
却连写作课的老师至今还不认得
他曾精辟地认为纺织厂
就是电影院就是美味的火锅
火锅就是医专就是知识
知识就是书本就是女人
女人就是考试
每个男人可要及格啦
中文系就这样流着
教授们在讲义上喃喃游动
学生们找到了关键的字
就在外面画上漩涡
画上教授们可能设置的陷阱
把教授们嘀嘀咕咕吐出的气泡
在林荫道上吹到期末
教授们也骑上自己的气泡
朝下漂像手执丈八蛇矛的
辫子将军在河上巡逻
河那边他说“之”河这边说“乎”
遇到情况教授警惕地问口令:“者”
学生在暗处答道:“也”
根据校规领导命令
学生思想自由命令学生
在大小集会上不得胡说八道
校规规定教授要鼓励学生创新
成果可在酒馆里对女服务员汇报
不得污染期中卷面
中文系也学外国文学
重点学鲍狄埃学高尔基,有晚上
厕所里奔出一神色慌张的讲师
他大声喊:同学们
快撤,里面有现代派
中文系在古战场上流过
在怀抱贞洁的教授和意境深远的月亮
下面流过
河岸上奔跑着烈女
那些石洞里坐满了忠于杜甫的寡妇
和三姨太,坐满了秀才进士们的小妾
中文系从马致远的古道旁流过
以后置宾语的身份
被字句提到生活的前面
中文系如今是流上矛盾巴金们的讲台了
中文系有时在梦中流过,缓缓地
像亚伟撒在干土上的小便像可怜的流浪着的
小绵阳身后那消逝而又起伏的脚印,它的波浪
正随毕业时的被盖卷一叠叠地远去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文学 作家 人物 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