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三见

编辑:裨益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2-11 03:29:42
编辑 锁定
20多年的时间,先后发表在《中国史研究》、《考古》、《历史地理》、《中国历史文献研究集刊》、《东南文化》等国家级、省级刊物上发表学术论文近100万字。画作《独醉》发表于中国画研究季刊《朵云》,《小荷才露尖尖角》入选首届中国画水墨小品精品展;书法作品入选《中国当代书法艺术大成》、全国四届中青年书展等。出版论文集《默墨斋集》、大型个人书画专集《默墨斋丹翰》、台州地方文史菁华《默墨斋续集》等。小传收入《中国当代历史学学者辞典》、《中国当代书画家辞典》、《当代中国书法艺术大成》、《中国艺术界名人录》以及韩国《中国古典文学研究辞典》等。
中文名
徐三见
别    名
斋号默墨斋
出生地
浙江临海
出生日期
1952年3月
毕业院校
浙江美术学院
性    别

徐三见徐三见

徐三见,1973年毕业 于浙江美术学院,现为临海市博物馆研究员、馆长,临海市美术家协会主席、台州市美术家协会顾问,临海市文联、社联兼职副主席,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浙江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博物馆学会会员。
  
  

徐三见吴山明

(著名国画家,中国美术学院国画系教授、博导):
他的画给我的印象,画得很轻盈,用笔用墨,尤其对传统的理解,是比较好的。我记得当时有些学生到我这里来,我就说,三见画得不错。我讲过这么一些话。这次看了这么大批的画,我很感动,因为作为一个在基层做了很多组织工作,地方的美术研究工作,以及他自己的风格的研究,我觉得是比较不容易的。但徐三见是从中能够脱颖而出,我觉得这是一件很不错的事情。一个是,对传统的用笔用墨,徐三见的理解,我觉得是比较好的,这很不容易,特别是在下面,可以看到参照的东西相对较少,他对中国画传统的理解,能够在自己的画上体现出来,而且他自己建筑了一个比较好的平台。二是,他在追求自己的一种理想,一种艺术的一些审美,我看出了他的想法,他能够在画上体现出来,画花鸟画的人很多很多,历史上的大家也很多,现代的也很多,但是能够从中找出自己的路,在我看来徐三见的潜力还是很充足的。三,他画的东西,总体讲题材还是比较丰富,意境还是比较多的,不守于某一方面的审美格局,尽量创造自己的东西。他还学习装饰,工艺设计的理念也放到自己的画里面去,整个画面比较积极,构图比较舒畅,同时又有笔墨的深度,希望以后能坚持,发挥得更好,徐三见是非常有潜力的画家,我期待着他更多的作品。

徐三见骆献跃

(浙江省美术家协会秘书长、水彩画家):
徐三见先生的画出于传统,长于传统,大自然中的奇花异草、水光山色在其笔下凸显有情有致,利落的用笔,清雅的用色,空灵的构图,体现了徐三见先生的艺术才情。

徐三见欧阳希君

(文化部艺术品鉴定评估委员会副主任兼秘书长):
徐三见先生长期从事文博、地方史研究及国画创作。其作品传统功力深厚,格调高雅,空灵清润,,逸笔草草,醇厚朴茂,还带有一丝丝的淡雅和清气。是典型的文人画风格。徐先生画的画是一种文人气很重、很强的花鸟画,是中国传统绘画的一个画种。他是书法家,花鸟画作品得益于其书法,书与画有机结合,体现了他本身的文化内涵与文人才情,我与很多收藏者一样都很喜欢他的书画,是非常有潜力的书画家。

徐三见毛建波

(中国美院研究生处处长、教授、博士):
看了徐三见画展以后,自己感触还是蛮多的。当今时代画花鸟画如果想成功,确实很难。难度在于,需要在题材、章法、布局、笔墨等方面进行创新,但我自己觉得最大的难度是精神层面的创新,也就是说在花鸟画的时代精神上面,能够呈现出跟前面时代的或者说同时代人的差异性,特别是跟前面人的差异性。徐先生在很大的程度上有了自己个人的风格面貌,包括个人的绘画精神,这种精神更多表现在绘画的“雅”跟“趣”上面。
徐先生是一个读书人,可能自己也说自己的主业不在绘画,平时由于自己工作的性质,读了很多书,这种读书的累积,就养成一种中国人所讲的气息,这种气息通过画面呈现出来,有了一种雅致、雅趣的气韵,这应该说很难得的。

徐三见潘长臻

(中国美院老教授、中国水彩画协会名誉会长):
我跟三见应该说有缘,为什么这么说呢?40年前,就是1970年,大概也是我第一次去台州,就和徐三见有过关系,因为到台州去招生。那个时候的招生,大家就是推荐,推荐那些作品很多的。说实在话,因为我不是专业搞国画的,他拿来的是国画的一个条幅,画的好像是山水,画得怎么样,我目 前印象当中作为作品来讲很一般的,但是它给我一个印象,就是画得很有灵气。所以当时在招生的时候,不管我是不是画国画的,作为美术方面的专家参加这个招生会,我就果断地拍板,我说这个学生应该要。现在看来,我这样的一个决定是正确的,培养了徐三见,给临海也做了贡献。 我觉得他的笔墨传统继承得比较好;另一方面,他的画很有情趣情调。

徐三见孔令伟

(中国美院副教授、博士):
这次展览徐先生作品对主办方来讲是一次回放,对我们这些年轻人来讲是初次相识。在此我首先向主办方美术报和范老师表示感谢,它给我们年轻人提供了一次认识老先生、向老先生学习的机会,非常感谢。
在我的感觉中,徐老师身上有双重的身份,一个是学者,第二个身份是画家、艺术家。我看了他写的一些文章,都是在很重要的刊物上发表。他既做史学的研究,又做地方志的研究、文物的研究。
我觉得他的作品是这样的,作品从画面来看非常完整、非常饱满。这是作品本身透露出来的信息,非常的整体,非常的充实,每一个小幅,情感是充实的。这是一个感受,从形式上的感受。另外一个,从透露出来的情趣、情怀、情感来看,是一种非常平淡的、散淡的一种情怀。这是我对作品的简单直观感受。我认为他是一个非常重要、非常难得的学者型的画家,最难得的是他学术上的成就和贡献。

徐三见吴晓明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史及书画鉴定学博士):
徐三见老师是我的老乡,也是前辈。由于各种原因以前没有直接跟他学习绘画,跟他认识可能也比较晚。记得我还通过了亲戚邀请了徐三见老师,还有其他几位临海的书法家一起搞了一个雅集,进一步认识了徐三见老师绘画的成就。
金石在我们地方的文化当中,影响是非常大的。徐老师对这方面的研究也是深入的,作为一个晚辈,我提一个可能不太恰当的意见:如果在徐老师的绘画里面,金石这样一种精神如果能够体现得更充分,展开得更加广阔、深入,那么某种意义上,绘画就会有更进一步提升的空间。
潘嘉来(人民美术出版社特约主编):
当今时代很多人在讲书画要创新,我觉得继承比创新更重要。就是说,自然科学可能是强调创新,可以强调变化,但是人文科学是要渐变的,要慢慢来,不要着急。刚才看了徐老师的画展,有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跟今天的气候一样。
金心明(浙江省群艺馆视觉艺术中心主任):
刚才进到展厅里面,这么多作品看下来,我有两个感受:第一,感性的东西跟理性的东西结合得非常好。感性的东西,像上面的一张玉兰花,画得特别好,是横过来画的,不是常规方式画的,处理上完全不一样,这种玉帛之气在画面里面还是能感受到的。从他做的成分也能看出来,有些画面在布局、设计、制作等方面,包括一些石头的处理跟花的处理与对比上,这一点其他花鸟画家很少去关注这个方面的。而且徐三见有点打破山水花鸟人物它们这些的界限的,所以处理起来手法更多一些,从中我也能够感觉到里面一种理性的东西。再一个,他的作品给我的感觉很独立。它们有点杂,我觉得这个“杂”,恰恰反映了他这种心,就是由心生出来的东西,就是你想到什么就画什么,没有太多顾忌,没有去走一条很刻意的路,所以我觉得很独立,从他的作品里面可以感受到文化人特有的一种独立性、思考性。
赵幼强(浙江省博物馆宣教部主任、研究员、中国美院兼职教授):
我跟徐三见是非常有缘的,20年前他给我看的作品,当时我也有点印象,觉得功夫不是很深。今天,他的画刺激了我的眼光,这也就证明他从绘画的形式到绘画的内容,或者他的用笔用墨,我都感觉到他的功力是非常扎实,给我很深的印象,他作品经营得非常周密,有点像潘天寿
王平(美术报社副总编):
徐老师画中的长处,我觉得较突出的,是画中有一种奇异之气,另外还有文雅之气。中国人对书画艺术是讲品位的,以前讲“五气”,比如讲庙堂气、金石气、山林气,而不希望画有市井气、江湖气。像徐老师这样在地方上、在二线城市与相对比较闭塞的地方,能够保持这样一种品位,能够有这种气息存在,这是相当不容易的。我们往往看到有些二线城市的画家,画得很熟,但却很俗气。
徐三见先生的画还有自己的真性情,画出了自己的感受。按照自己的心情来画,这样就有一种淡然处事的态度与情怀,这个也是非常不容易的,这是作为一个真艺术家应该具备的品质。

徐三见作品

[1]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画家 人物 书画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