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进报(中共地下党重庆市委的机关刊物)

编辑:裨益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3-31 09:15:55
编辑 锁定
《挺进报》,作为中共地下党重庆市委的机关刊物,在蒋管区秘密出版发行,已是三十多年前的事了。人们至今还没有忘记这份小小的地下刊物。
中文名称
挺进报
语    言
中文
类    别
机关刊物
主管单位
中共地下党重庆市委的机关刊物
创刊时间
1947年7月
前    身
彷徨

挺进报创刊背景

编辑
1946年6月,国共内战爆发,1947年2月28日,国民党封闭了设在重庆的中共四川省委和《新华日报》报社。3月5日,省委和《新华日报》的全体人员被迫撤回延安;重庆的国民党出动军、警、宪、特进行全市性的,大规模的逮捕,重庆处在白色恐怖之中。
由于《新华日报》的撤离,重庆消息闭塞,谣言充斥,白色恐怖加剧,许多人感到苦闷焦虑,甚至悲观失望。地下党的同志和进步群众渴望了解解放战争的进展情况。《挺进报》就在这个背景下诞生了。
《挺进报》的前身叫《彷徨》,是一种由南方局四川省委领导下,在重庆市出版的“灰皮红心”的杂志,主要的编辑和有关工作人员有蒋一苇、刘熔铸、陈然(小说《红岩成岗原型)、吴子见等。
省委和《新华日报》突然被迫撤走后,《彷徨》失去了领导,但几个同志决定继续按“灰皮红心”的方针办下去,隐蔽下来,以待时机,同时积极寻找党的关系。
挺进报 挺进报
1947年4月,他们无意中收到一卷从香港寄来的新华社编的《新华通讯稿》,上面报道了人民解放军在各个战场取得胜利的消息。他们极为兴奋,如获至宝。就把《新华通讯稿》摘编刻印成油印小报,在熟悉可靠的同志中传阅。以后每收到《新华通讯稿》,他们都有如此办理。这份没有取名的油印小报,在地下党和进步群众中不胫而走,深受欢迎,引起了重庆市委的重视。
1947年7月,市委委员彭咏梧(小说《红岩》彭松涛原型)与刘熔铸接上了关系。市委根据当时的需要,决定以这份“无名小报”为基础,出版市委的地下机关报。并决定《彷徨》停刊,由蒋一苇、陈然、刘熔铸、吴子见几人分别负责地下机关报的出版工作,经他们商议,将这张小报定名为《挺进报》。先后由彭永梧、李维嘉领导《挺进报》的工作。
1947年11月,《挺进报》成立特支,由刘熔铸任书记,后刘调走,由陈然担任《挺进报》特支书记。

挺进报印刷发行

编辑
《挺进报》印刷旧址 《挺进报》印刷旧址
《挺进报》的“机关”就设在南岸野猫溪“中粮”公司机器厂修配车间,也就是陈然的家里。这是一幢一楼一底的房子。楼下是车间,楼上住着陈然的母亲、妹妹、姐夫、保姆等一大家人。这里,地点偏僻,背靠山坡,三面有围墙,厂大门侧对江面,隔江远离市区,人员单纯。楼下车间七、八个工人,由陈然任该车间的管理员,平时全靠他在外接点机修活路,维持大家的生活,工人们都尊称他为“陈先生”。陈然也常常尽自已所能接济工人师傅们。《挺进报》的编、刻、印工作在这里进行,显然就比较合适。
1947年6月,《挺进报》的第二期编印工作在陈然的家里加紧进行;《挺进报》的工作室在楼上陈然住房傍边,原是一间堆放杂物的储藏室。蒋一苇的刻版工作是在白天进行,而陈然的印刷工作是在夜间进行,需要非常的隐蔽。陈然见房间的木板壁有许多缝隙,就用一层厚纸糊住,关上窗户,挂上一床毯子,电灯用黑纸做了一个灯罩,就避免了因通宵开灯而引起人们的注意。为防敌人的搜查,陈然不用油印机,他采用一个简易安全的办法。他用图钉把刻好的腊纸一方钉牢在桌子上,用光滑打磨过的竹片代替滚筒,蘸上油墨在腊纸上刮印,印完后烧掉了竹片,就可以不留下任何痕迹了。重庆的7月,气温炎热。陈然戴着手套精心地印着腊纸,十几张下来,纸上就出现许多小麻点,已字迹模糊,难以辨认了。四张腊纸印完,才勉强凑足六十多份,远远没有达到市委要求的300多份,陈然心里一阵难过。一傍的老苇一面安慰他,一面重新刻写腊纸,直到重新刻三次,终于凑足200多份。第一期《挺进报》出版后,为了提高印刷质量,陈然在小屋里一遍又一遍的试验、改进。由于天气热腊纸易熔化,他跑遍市内各家文具店,买来不同牌号的腊纸、油墨、纸张,反复的琢磨,试验。最后,他终于将一张腊纸印了一千份。1948年1月,陈然接到印毛主席目前形势和我们的任务》的文章,他连续工作了三个夜晚,才把毛主席的讲话印完。
《挺进报》的发行,最初采取“对内发行”为主。依靠党组织的地下交通传递或邮寄。它成为川东临委和重庆市委团结群众进行反蒋斗争的有力武器,在地下党和进步群众中享有很高威信。有的地区,如合川垫江等地,还专门组织力量翻印再版。
1948年,《挺进报》特支,根据上级的指示,将发行方针改变为“对敌攻心”为主。内容除报导人民解放军胜利进军的消息外,还有针对性地增加了开导、警告敌人的内容。发表了《重庆市战犯特务调查委员会严重警告蒋方人员》、毛主席《论大反攻》、《中国人民解放军宣言》等文章。

挺进报破坏始末

编辑
陈然烈士像 陈然烈士像
1948年4月初,由于叛徒的出卖,重庆市委的主要领导人相继被捕。1948年4月19日,陈然突然收到一封奇怪的信:“近日江水暴涨,闻君欲买舟东下,谨祝一帆风顺,沿途平安!彭云。”陈然不认识写信人的笔记,但他意识到这是地下党的报警信,要他迅速离开重庆。他对姐姐(佩韦)说:“我的工作还没有谁来接替,我不能走。”他冷静而又气愤地说:“看来我们内部出了叛徒。叛徒比敌人更凶恶,更可恨!因为他知道我们地下党的一些情况。”陈然准备迅速和负责编刻《挺进报》的蒋一苇联系,商量后再定。就这样,陈然仍然坚守在岗位上。4月22日的傍晚六点多钟,陈然在家中被捕,后被关押在白公馆,于1949年10月28日牺牲在重庆大坪刑场。
1948年7月,一度停刊三个月的《挺进报》在重庆地下党的重新组织下又继续出版了,但为避免暴露,改为内部发行。
补充:当时,重庆市委领导的还有一个地下油印刊物叫《反攻》,它和《挺进报》有分工,《反攻》主要登政论性文章,《挺进报》主要登新闻消息,配小评论。从7月开始,一个礼拜,至多两个礼拜出一期,消息来源原来是靠香港新华社寄来,但没有保证,以后就主要靠组织上提供的电讯稿了。当时收到的抄写的电讯稿中,经常有的只记了一半,下面括弧注明:“外面有人,暂停”。解放后才知道,这是成善谋烈士收听记录的新华社广播稿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词条标签:
报纸 出版物